当前位置:主页 > 珠海新闻 >

港珠澳大桥又有新动作!岛隧项目成全国第一!沈晓培

来源:网络 发布时间:2017-02-24 阅读: 转至微博:

特区报记者 钟夏

抵达西人工岛的时候,已快接近中午时分。从生活区域走向食堂的路上,眼前突然闪过一个高大壮实的“老外”,悠然地拿着个餐盘,排在队伍里准备打菜。

一打听才知道,他是德国派利(PERI)公司派驻到岛隧项目的一名工程师,名叫托马斯。这可是个难得的机会,能够听听德国工程师对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的评价。我赶紧上去和他打了个招呼,比手划脚地攀谈起来。

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建设中一项值得称道的创新,就在于清水混凝土的大规模应用。根据设计,东、西人工岛挡浪墙墙身、敞开段墙身、岛上建筑主体结构等都将采用该工艺,打造成为国内最大规模清水混凝土建筑。

如此大面积推广使用清水混凝土,在国内尚属首次。岛上采用的清水混凝土模板系统均由世界著名建筑模板制造商——德国派利公司提供设计。为保证工程质量,该公司也特别安排两名工程师常驻东、西人工岛现场提供技术服务,及时解决施工中存在的问题。

“在海上人工岛的工作经验确实很特别,像这样规模的大型建设工程,在德国也很难想象。”托马斯说,2015年初他来到岛隧项目,至今已经两年多了。事实上,刚来的时候,两位外籍工程师不仅要克服外海艰苦的工作生活环境,也要忍受生活习惯差异和语言不通带来的孤独和困难。那时候,托马斯也忍不住要常常坐船下岛,哪怕只是到唐家基地附近去散散心、逛逛街,回味一下“脚踏实地”的感觉。

随着东、西人工岛建设的逐步推进,工程节点愈发紧迫,托马斯驻守在岛上时间也越来越多,每次上岛都要住上一个多月时间。他与中交建设者们的合作也越来越有默契。西人工岛技术员孟令月讲了这样一个故事:在刚接触到墙体清水混凝土模板安装的时候,由于外侧模板拼缝位置差异,圆台螺母与模板间的缝隙差不多有2毫米。

“最开始我以为这不是大问题,偏差很小,对于模板受力、混凝土外观都没有什么影响,还试图以此去说服他。”考虑到如果返工的话,可能会影响进度,孟令月就连着找托马斯沟通了两次。没想到这个平时挺和气的“老外”竟然很是愤慨:“不要再跟我沟通这个问题,我已经告诉你们解决办法了!如果还让我们改变主意,那我回德国去,不给你们做模板服务了。”

孟令月说,此类小事情经历了几次,两位德国工程师都是用同样的语气、同样的语言回应。当然,“威胁”要回德国去其实只是托马斯的一种策略,他坚持的还是清水混凝土施工管理的规范性和精准度,这是真正对岛隧工程的温情与敬意。孟令月觉得,与德国工程师在一起的日子里,“见识到了他们在工程建设中完整的体系,细化的程序和认真的态度。”

同样是制作清水混凝土,在挡浪墙模板拼缝的施工作业中,东人工岛工程部副部长吴平也给工人们念了“紧箍咒”——必须精确到1毫米以内!回顾第一套模板小心翼翼的拼装,在摸索过程中需要了解许多问题,哪怕是涉及1厘米的误差,都要与德国技术专家反复确认。由于一次成型的特点,一个轻微的划痕也会影响建筑的平整度,这对模板制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吴平说:“只有精细化施工才能把活干好,工作上必须要求精益求精。”

难怪中交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、总工程师林鸣曾感叹:“国外类似的混凝土浇筑过程分三次,而我们的清水混凝土能一次浇筑成功,究其根本是‘人的工艺’。”

与传统混凝土不同,清水混凝土可以说是混凝土材料中最高级的表达形式,其表面平整光滑、色泽均匀、棱角分明、无碰损和污染,不需要二次修饰,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着大理石般的光泽,显得天然、庄重——它显示的是一种最本质的美感,体现着“素面朝天”的品位。

翻开词典一查,清水混凝土在英语中写作“Fair-faced Concrete”,直译为“美貌无暇”。不过,我却更喜欢“清水”这个提法。凝视如今在东、西人工岛上伫立的挡浪墙、敞开段中墙与主体建筑梁柱,当原本厚重、粗糙的清水混凝土,转化为一种温和细腻的质感来呈现,阳光洒落其上,留下的不仅是岁月的影子,更是一种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的独特建筑诗意。

关键词: